首页> 散文欣赏 >正文

我的母亲

2018-12-2509:38:22    来源:伊春日报

  •  

    小 仓

      

    母亲12岁的时候就带着6岁的妹妹,挑起了持家的重担。17岁那年,赶上八路军征召女兵,为了照看年幼的妹妹,她只能放弃参军的机会。19岁结婚,那时由于我父亲先在北京读书,又于1949年参军、后来又参加抗美援朝等,母亲实际是在婆婆家做了10年的“媳妇”。1956年才得以随军。1958年春,怀里抱着不到6个月的大女儿跟着转业的父亲来到了“北大荒”,1959年底,又带上不满周岁的我,随父亲来到伊春。

      

    母亲2009年11月30日去世,在伊春生活了整整半个世纪。

      

    老人一辈子操持家务,相夫教子,克勤克俭,含辛茹苦。全部的心血和爱都献给了努力工作的丈夫和她的三个儿女。

      

    如果说,我们一家人对伊春林区的开发建设作出过贡献的话,那么我的母亲就有一半的功劳。

      

    父亲先后在铁路和地方的商业部门工作,军人出身的他,一心扑在工作上,无暇顾及我们的家。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工资就几十块钱,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才涨到70几块钱。回想起来,父母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每逢年节,还想着给在河北老家的爷爷奶奶和姥爷多寄几块钱,日子就显得捉襟见肘。然而,这样的日子,母亲凭着勤劳和坚强,硬是熬了过来。

      

    母亲是旧社会过来的人,是曾经裹过脚的女人。但她很要强,做临时工、拉小推车,走起路来谁也落不下她,搬搬扛扛照样顶一个。

      

    母亲做过不少的临时工,我清楚地记得母亲凌晨2、3点钟起床,急匆匆穿上衣服去百米外豆腐坊上班的情景,清楚地记得母亲坐在炕上,低着头给一大堆的劳动服上扣、锁扣眼的情形,清楚地记得母亲坐在灰尘呛眼的板棚子里手撕破布的场景……母亲做过的临时工,最清闲的当属在一家商店里当保育员。

      

    母亲总是不肯闲着,每到冬天,常和邻居一起去山上拣烧材;秋天帮着父亲拉秋菜,去十多公里外的农业社蹓土豆、拣黄豆。每次拣回来的豆荚,扒出来的黄豆都有小半袋。有时还跟邻居一起上山采蘑菇和榛子;到了春天,一趟一趟地从待倒运的原木上扒树皮,凉差不多干了的时候再整整齐齐的码上小垛……为了省下买煤的钱,母亲竟拣了二十几年的煤核——我清楚地记得距我家不远处的铁路机务段,每天不断地有火车头在这上煤加水。卸下的炉渣中,常有未燃尽的如草莓大小的煤核,母亲就一粒一粒地拣,运气好时,工人师傅推出来的煤灰里或者能拣到几块馒头大小的、冒着烟的煤核。不管春夏秋冬,母亲几乎是天天去拣——我记事起,炉子烧的都是母亲拣回来的煤核。

      

    母亲30岁时得子,先后生了4个孩子,老四没有几个月就夭折了。她把这三个孩子当成命根子。既十分疼爱,又严格要求,特别对良好生活习惯的养成,比如接大人盛的饭碗要用双手来接,走路不要来回晃悠,家里来了客人要有礼貌等等。谁要是犯了这些规矩,都得陪着挨训。

      

    长大后读《弟子规》,才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正是母亲的严厉,才使我养成了终生受益的一些好习惯——小时候,大人们都夸我仁义。长大后,以礼待人得到了别人的尊重。

      

    母亲一生干净利索,为人和善且心灵手巧。

      

    1986年的一场大火,结束了我们住了27年的泥瓦房岁月。想想那不足30平方米的家,到处充满着温馨。屋里所有的物件总是那样整齐,室内的一切陈设都纤尘不染,就连挑水用的水桶、扁担都有固定的地方。

      

    母亲做饭非常好吃,从不糊弄。每逢过年,必做红焖肉、蒸肉片、炸丸子、炸千子和夹着猪肉的白菜卷。母亲做的红焖肉,端上桌来在盘子里是个方形,上边的肉皮红而亮,只隐约看到连着诸多小块肉的肉皮似断未断的刀印来……平日里,母亲也总是变着法子粗粮细作,那个年代的艰辛和尴尬,总能让人泪眼盈眶。但老妈的味道,一辈子都忘不了!

      

    母亲的针线活是出了名的。困难年代里,大都穿过带补丁的衣服,我们家更不例外,但在我的记忆中,凡是母亲补过的衣服,乍眼看是看不出来的,有时经过母亲的翻新处理,穿上去显得更好看。母亲七八十岁时候,还能给我做的呢子大衣、缎面棉袄、高腰棉裤,我一直留着,有的还依然使用着,每每看到这些,就觉得母亲,还在。

      

    母亲在那个泥瓦房中营造的家,给我们留下了太多太多的回忆,给了我们太多太多的温暖和力量。在母亲的殷殷呵护下,我们长大成人了。可是勤劳、善良的母亲又把爱心转到了孙子、外孙女和外孙子身上。一晃儿孙辈们一个个地在母亲的身边长大,上了大学,母亲的心里别提有多么的高兴。

      

    母亲八十寿诞时,我们请了母亲的老亲家、老邻居、老同志。请时任市文联主席的葛维举撰贺联,再红老师题写:勤俭持家八十载修来萱寿跃日月;含辛茹苦三万天 赢得母仪荫子孙。

      

    2010年8月22日,我们将父母亲迁入新坟,合葬在殡仪馆的公墓。

      

    纪念碑文为:吾父少投革命戎马倥偬无私为民虽有大才却忍辱负重亮节高风堪为楷 吾母相夫扶子节俭持家含辛茹苦和睦友邻虽无工作却赢得众口皆碑 为母仪吾辈当思教诲不止省三生益子孙。


     

      作者:         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