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欣赏 >正文

母亲喜爱缝纫机

2019-03-1916:42:22    来源:林城晚报

  •  


    母亲今年八十岁了,但她用过的缝纫机依旧放在床头旁。
    这台缝纫机是上世纪70年代上海产的蜜蜂牌脚踏缝纫机。台板是明亮的米黄色。台板上黑漆缝纫机头完好无缺,“蜜蜂牌”三个金黄色字体依然清晰,台板下的脚踏板、机架和飞轮都完好无损。拉开台板左下方的小抽屉,里面还是满满当当的,各色线轴、小剪刀、大大小小的梭针、梭套都有,打开梭套里的梭芯,竟然还缠着一圈圈厚厚的白线。
    父亲先后给母亲买了两台缝纫机。第一台缝纫机是敦煌牌缝纫机,后来由于搬家,只能将缝纫机卖给同村的人。到外地之后,缝纫机紧缺,父亲托熟人买了这台蜜蜂牌缝纫机,一直使用到现在。
    母亲十分爱惜缝纫机,第一台敦煌牌缝纫机,母亲在踏板上包着纸片,头腰、手动后轮上缠绕着布条,生怕磨损。使用完毕后,总是用一块布盖好,挪动的时候,不让掀动,总是要抬着支架小心的移动,这样不损伤机器。
    因父亲在外工作,母亲带着我们姐弟四个孩子生活很艰难,我们的衣服基本上都是母亲亲手缝制的。母亲白天在生产队做工,晚上总是要等我们都睡下,才在灯下踩着缝纫机赶做衣服。那时候,母亲年轻手巧,特别是母亲给我做的书包,让伙伴们十分羡慕。那个书包是母亲用平时做衣服剩下的边角布料为我拼做的,色彩多,三角形构图新颖,让我的小伙伴们十分羡慕。
    上世纪70年代,我们生产队有30多户人家,就两家有缝纫机。记得有一次,生产队队长郭新有第一次去乡政府参加“三干会”,他特别高兴,头天去了大队代销店扯了几尺蓝色布料,让母亲给他做中山装,还让母亲给他将纽扣锁了。母亲说,中山装要上领上袖加四个兜,特别繁琐,她整整熬了一夜。第二天队长穿上新中山装,那个高兴劲儿,让疲惫的母亲感到十分欣慰。
    那个时候,因为缝纫机特别少,所以,亲戚也常常将缝纫机活拿来让母亲做。姨妈、姑姑的儿女要结婚了,先后带来了一包袱衣料,让母亲给表姐做嫁妆,给表弟做婚装。特别是春节前,村上结婚的人家也都让母亲做这些活,都说母亲做的活相当细致。特别是春节前,这些活一大堆,其他人家都忙开年事了,买菜蒸包子,可是母亲还是做不完那些活,急得弟弟对母亲说:“人家都过年了,咱们什么时候过年呢?”母亲笑了,拍着弟弟的肩膀说:“等妈把这些活赶完了就给你过年(买肉买菜蒸包子)。”姨妈、姑姑看到母亲做好的那些嫁妆、婚装,高兴得笑个不停,同村的人都对母亲的手艺赞叹叫好,母亲也十分高兴。
    2010年,母亲已经73岁了,得知表弟表妹从外地回来,十分高兴。于是将那台缝纫机从房里抬出来,因为外面的光线比房间里好得多。抽空就踏制鞋垫,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赶做了二十多双鞋垫,我打趣道:垫上新鞋垫,走出快乐路。母亲和他们都笑了,那个笑声,实在欣喜。
    去年,我调到一个距家较远的学校,要住在学校。和母亲将缝纫机抬到光亮处,母亲老眼昏花,自己已经不能穿针了,我穿好线,母亲给我的床单缝边,做活时头放得很低。
    今年母亲已经82岁了,那台缝纫机还是放在她的床旁,隔壁邻居也常来借用缝纫机,这个时候,母亲特别高兴。取下盖布,拿来方凳,然后坐在旁边,边看边聊,听着缝纫机声,就像听着自己喜爱的一曲音乐,欢笑开心。
    岁月流逝,那“嗒嗒”的缝纫机声越来越少,然而,那台蜜蜂牌缝纫机却带着那么多的回忆伴随着母亲,给年迈的母亲带来更多的回味和欣慰。(张勇/文)



     

      作者:         责任编辑:李春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