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香伊春 >正文

我为冰雪狂 ——写在冰雪欢乐季之朗乡冰雪花海

2020-01-1309:29:16    来源:伊春日报

  •  

    这是一组有温度的冰,这是一组有情怀的冰,这是一组冲决定势的冰,这是一组承载梦幻的冰。

    在这片恍若浑沌初开的天地里,彻底颠覆了我对寒冰的所有认知。七彩的冰堡复原了童话的色彩,悠长的冰道上久违的童年扑面而来;在这圣洁纯美的时空中,组合了人类与自然的渊源景观,大国神器的冰塑战舰在林海雪原横空出世,原始拙朴的冰制蒸汽机车组合了儿时记忆的碎片。

    虽然,在中国的北方,冰并不稀有。但是,这方寒冰,坚挺的是小兴安岭的风骨、内蕴的是半圆河的精髓。

    绿色的冰在律动春情,红色的冰在孕育日出,黄色的冰在绽放秋日绚烂,蓝色的冰在重塑林海浪花。每个冰细胞都在倾力张扬生命本真,每个冰元素都在极致渲染自然化境。

    把辽远的伐木号子塑进冰中、把苍老的林区掌故塑进冰中、把奇异的满蒙风俗塑进冰中,把今天的笑脸雕入冰中、把明天的希冀雕入冰中、把创业复兴的铿锵步履雕入冰中。昔日的伐木人,用冰展现工匠的精湛、雄立天地的大气、超然无我的雄浑。精雕细琢的精妙,让这方寒冰热了一个冬天。

    都市的冰,沾染了妖艳的风情,多了几分精巧失去了几分天然;小兴安岭的冰,这自然的造化,满足了我对冰的所有渴望与畅想;朗乡的冰,凝结着挥之不去的乡愁,是我一生化不开的故乡情节。

    人说五岳归来不看山,我说朗乡归来不看冰。


    那场来自天边的大雪,纷纷扬扬地在朗乡的山水之间抒情。这是林区人朝思暮想的雪,这是林区人翘首企盼的雪,今夜雪满兴安,今夜雪满朗乡。

    喜欢雪拥柴门推不开的传说,喜欢踏雪寻梅梅不开的境界。那时的雪,简朴、纯净,一如不谙世事的我。

    这圣洁如玉女的雪,落到红松枝头红松玉树临风,落到冰河岩崖冰河风情万种,落在风情小镇朗乡小镇瞬间遁入童话境界。这精灵如处子般的雪,落到蒙古包经幡便有了圣气,落到白桦枝头森林便有了灵性,落在我的指尖便忆起雪中的初恋。

    白山黑水之间的雪,泽润了兴安林海,滋养了三江沃野,孕育了一方神奇,造就了一方精彩。借助这雪,郭小川写就《林区三唱》开森林诗派之源,伐木号子曾经响彻千里兴安,让一个个冬天激情四射。

    朗乡人把世世代代自己对美好生活的所有想象,都凝聚在这雪雕的群塑中。走在这白雪世界里,自然与艺术的和谐,艺术与自然的统一,看不见的主题充盈在时空之中。

    而此时,在这个北国雪乡,我找不到来路,我寻不到归宿,一任情感无方向漫游。

    勿忘我非冰山来客,自信我本雪原中人。


    我行进在玄空中,漫步在幻境里。冰雪占据了我生命所有的空间,我就是这冰雪世界中的一块冰或一捧雪。

    彼时的文朋酒友,此时的至爱亲朋;昨天的伐木人,今天的艺术家,为我备下的这场冰雪盛宴。

    余光中走了,却把乡愁长留。而我的美丽乡愁,就是大中国北部的这片冰清玉洁。昨日称作家乡、今日唤作故乡,一冰一雪都多情、一山一水都永忆。

    多年前的同学同事,把心血汗水点化在这冰雪之中,把自己的体温融入冰雪冰雪有了温度,把自己的记忆砌入冰雪冰雪有了灵性;多年前的文朋诗友,把奇思妙想盈缩在这冰雪之中,把所有的过往记忆以冰的元素场景重现,把所有的精彩梦想以雪的元素立体复原。

    地窨子中猪肉炖粉条的香味,油锯手大喝一声顺山倒的吼声,冰河中呼啸肆虐的大烟炮,初春时顶雪绽放的冰凌花,所有与冰雪有关的记忆,瞬间满血复活。

    什么“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萝万朵银”,什么“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所有的唐诗宋词都逊色于眼前的实景,所有的丹青妙手都自叹造诣浅薄。

    在这冰雪的世界里,我的灵魂冰一样直观,我的人格冰一样通透;我的诗情雪一样粗粝,我的记忆雪一样纷扬。

    今夜自无眠,我为冰雪狂。


     

      作者:张学志         责任编辑:任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