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欣赏 >正文

后遗症

2021-06-0110:04:37    来源:林城晚报

  •  

    活了三十余年,最近才第一次体验我国医学的宝贵遗产——针灸。作为一个“中级恐针症”患者,那么多针同时扎在身上,滋味实在难以言喻。

    不过,总比疼好,走路太累,累到回来一个多星期还腿疼、腰疼,这就是去重庆的后遗症。

    重庆山城的别号听说已久,可只有双脚踏踏实实地走在山城的大地上,才真切的体验到“名城危踞层岩上,鹰瞵鹗视雄三巴”的山城气势。山即是城,城即是山不是说说而已。

    作为一个膝关节积液患者,重庆轻描淡写间就给我上了结结实实的一课。导航距离600米,几分钟的路程,走着走着就上当了。一会儿下几层楼梯,一会儿坐一段电梯。在立体的重庆,导航常态化失灵,你要学会预估距离。

    不过,这种技术活作为初来乍到的游客肯定学不会,干脆老老实实的使用打车软件。步行超过七八分钟,宁可多绕路也要打车,弄得司机师傅多少有点瞧不起我们。而且发现自己竟然晕车,主要是坡坡坎坎,甩尾感、推背感一应俱全。出租车的价格,越野赛的享受。如果呕吐感不那么强烈,我都想给司机的车技拍手叫好。

    因为地形练就了一身车技,还因为地形,重庆的很多基本交通都是网红项目,恐怕当初修建的人也万万没想到。因为长而需要买票的皇冠大扶梯,上天入地的神奇地铁二号线,更不用说重庆名片级的长江索道。游客的数量有时候甚至多过本地人。

    尽管交通发达,路上减少步行,可景点内还需走走停停,南滨路、山城步道、三层马路、涂鸦一条街……光听名字,就知道这路少走不了。走到膝盖发热、走到胯骨发酸,走到……每天都想去按摩室。

    发现重庆这里按摩、足浴的产业真是兴旺,网上随便一搜,基本都是步行可达。盲人技师一上手,便知道哪个穴位该轻,哪个穴位该重。小腿绝对是重灾区,我常常把一个小时的全身按摩都集中在小腿上,才能坚持第二天的行程。话说我的行程真不紧密,主要行程是吃饭,辅助行程是景点消化食,饶是这样,也走进了医院。

    医生很老道,按压后便知是半月板的问题,根源就是走路过多。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这儿的路上坡下坎,对关节是不是不太友好?”医生坦然道,“重庆和东北地区都是骨关节病高发地区,如果东北是因为气温,那重庆就归结为地形。”

    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关节外科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该科全年2000多台手术中,六成以上与关节损伤有关,绝大多数是慢慢积累的劳损性损伤,膝、髋、踝和肘关节最多见。难怪我在等候区看到不少人,有鲐背之年的老人,也有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原来有些事情,真不是习惯就好。

    回酒店的路上,耳机里的音乐应景的播放着《等我们老了就定居重庆》,我不禁低声跟我的先生感慨:“这地方就得早来,老了别说定居,我来了估计寸步难行。”话音未落,后排的阿姨就出了声:“这地方幸好是现在来了,等我老了,就走不动了。”

    回头一看,至少65岁以上,对比之下,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原来魔幻的重庆不仅打败了我的身体,还压垮了我的心态。

    朋友问,像你这样的人,不能吃辣,不能长距离步行,上坡下坎更是挑战,那你为什么总对重庆心心念念呢?特别想用我回答当地火锅店老板的一句话回答她。

    那天航班到达已是深夜,依旧挡不住我们沿着满街火锅香味寻找正宗源头的热情。一家店老板在门口热情的招呼,“妹儿嘞,重庆老味道火锅,巴适得很,试一下子嘛?”

    我摸摸胃,怂怂的问,“有鸳鸯锅吗?”

    老板瞪大了眼睛:“来重庆就要吃麻辣九宫格嘛,你不能吃辣,来重庆做啥子?”

    我直视着老板,骄傲地扬扬头:“这才是真爱呀!”

     

      作者:陆扬         责任编辑:任广路